欢迎光临4721看小说,如果感觉不错,请+收藏本站,谢谢支持。

去看看手机站go

http://m.4721.com.cn

文字设置

爆萌三宝:帝尊大人,夫人又跑了! 第1180章 喊不出师姐二字

推荐阅读:

    第1180章  喊不出师姐二字

    夜月他们已经全部踩上了云韵说的那块天外神石,刺目的光闪了闪,光芒落下时,夜月他们全部消失不见。

    银雪城城主又惊又怒,闪身就要冲过去,但在迈开步伐的一瞬间目光微沉,银雪城收回步伐,冷血指了个身边的亲卫下令:“你去查探一下。”

    “是!”

    亲卫又惊又惧,但不敢反抗命令,只能小心翼翼的挪上了那块天外神石。

    光芒一闪,亲卫在凄厉的惨叫声中化为了灰烬。

    一时所有亲卫都打了个寒颤,银雪城城主脸色阴沉可怖,不对劲!

    他分明看到了,夜月他们踩上天外神石时,虽然也有白光,但他们根本没有被杀死。那道白光,更像是将他们传送到了别的地方去。

    银雪城城主没有再喊亲卫尝试,他亲自迈步过去,停在前一颗天外神石上,银雪城城主抬手一掌挥出。

    嘭!

    灵力和天外神石碰撞,白光再现。

    是毁灭的力量,任何人接近都会被杀死!上一个亲卫就是这样丢了小命,但和吞没夜月他们的完全不一样。

    银雪城城主眯着眼思索了一会儿,心中很快有了答案。

    银雪城城主抬头扫过虚空,他沉沉开口:“云韵,你看着这边对吗?本城主是来帮你的,不是你的敌人,你不该防备着本城主!”

    四周死寂,剩下的亲卫大气不敢喘一口。

    银雪城城主眼神更冷了,他脸色变了变,最后装出和蔼的模样,再开口带着歉意和安抚。

    银雪城城主张嘴:“云韵,本城主知你恼恨,但本城主发誓绝对没有背叛你,背叛泉海氏一族。黎童知道这里,了解这里,是有原因的。你先放我过去,我亲自向你解释可好?”

    银雪城城主低声下气,都用上了我,可惜还是没有动静。

    就好像银雪城城主全程对着空气说话一样。

    银雪城城主的耐心到了极致,他握起拳头,阴沉沉看着虚空开口:“云韵,泉海昀,你别忘了只有本城主才是站在你这边的,只有本城主能帮你!你的师兄妹,呵,他们能帮你什么?”

    银雪城城主愠怒的又喊了一声泉海昀,依旧没有回应。

    暴怒涌动,银雪城城主的威压暴虐的朝四周试压,亲卫全跪在了地上瑟瑟发抖。

    他们为银雪城城主的盛怒发抖,也为自己知晓了云韵就是泉海氏少主泉海昀的秘密而恐惧,知道太多秘密,往往是活不长的。

    过了许久,银雪城城主才收起怒气,冷血残忍的目光扫过一众亲卫,银雪城城主冷笑一声。

    知道了秘密的确是活不长。

    不止如此,其他和秘密相关的,都得死!

    在外面的吴老和九天阁弟子要死,夜月他们也得死,他绝不会让任何人知道他和邪魔族勾结,绝不允许此事传扬出去。

    银雪城城主目光黑沉如深渊,冷厉开口:“继续探路!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亲卫哆嗦着起身,绝望的朝前迈开步伐……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再说夜月他们这边,阵法吞没了他们,一转眼他们就离开了原地,来到了一个全新的地方。

    四周是湖水,他们脚下是一座用巨大的天外神石雕琢而成的祭坛。

    他们继续打量……

    “云师妹!”卿竹眼尖瞧见角落里半躺着的云韵,大惊失色,立马冲了过去。

    夜月他们表情也变了,急忙跟上。

    他们来到云韵身边,只见云韵身上衣裳都被鲜血染透了,她胸口有一道几乎要撕裂了她身躯的惨烈伤势,鲜血止都止不住,一直在流血。

    云韵半眯着眼睛,神色恍惚,看见他们只发出一声微弱的应答声。

    卿竹急忙取出丹药给云韵服下,但效果甚微。

    夜月连忙开口:“让我来吧,我先为云师姐止血,再来疗伤。”

    夜月是炼药宗师这点,卿竹他们都知晓。再加上云韵伤在胸口,男女有别,他们立马让开了位置,只留下舒静打下手。

    凤沉歌、卿竹和蓝晔背对着他们,表情都很沉重,是谁伤云韵至此?

    不用猜,脑袋里立马冒出魔一的名字。

    卿竹握紧了拳头,“他该死!”

    “大师兄别急,我们会杀了他给云韵报仇的。当务之急,还是云韵的伤,希望夜师妹能治好。”蓝晔紧张又希冀的说道。

    凤沉歌沉默不语,他竖起耳朵听声后的动静,这样月儿需要帮忙,他能第一时间出手。

    云韵胸口的伤势太惨烈了,夜月不敢轻易动她,便让舒静握着云韵的手输入灵力,护住云韵的心脉。待舒静做好了,夜月这才伸手小心翼翼剪开云韵胸前的衣服。

    必须要将伤口完全露出来才行!

    夜月眼底闪过古怪,这东西怎么像是……

    欲言又止,待夜月完全剪开衣服,云韵胸前也彻底坦露出来时,夜月愣了愣。舒静也愣了愣,懵逼错愕的张了张嘴,云韵的胸看起来不对劲啊!

    虽然不平,有弧度,但完全不是女子的娇软,反而硬邦邦的像是胸肌一样。

    夜月和舒静对视一眼,表情复杂,还有点懵。

    血一直在流,夜月深呼吸:“先止血!”

    “好,需要什么尽管给我说。”舒静点点头说道,她一直握着云韵的手时刻输送灵力,护住云韵心脉。

    夜月动手处置云韵的伤口,伤口像是被刀锋斩下造成的,从左肩到右腹,皮开肉绽深可见骨,连骨头上都有刀痕。这一刀,险些就把云韵劈成两截了,看着伤势都能让人想象到当时凶险的景象。

    夜月伸手按在伤口上方三寸,她感觉到了邪魔族的力量残留在云韵体内。

    是魔一!

    夜月深呼吸,她对处理邪魔族残留的力量也算是有丰富经验了。掌中运转灵力,夜月贴在伤口上,一寸寸的将魔一留下的力量抽离引出。没了魔一的力量肆掠,云韵的体质这才开始缓慢愈合。

    夜月没抽离一分,云韵就颤抖一下,看着痛苦到了极致。

    夜月给她加油,“云师……云韵你坚持一下!”

    看到了云韵的胸,夜月有点喊不出师姐二字,只能直接喊名字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