欢迎光临去看看小说网,如果感觉不错,请+收藏本站,谢谢支持。

去看看手机站go

http://m.4721.com.cn

首页>都市言情>桃源兵王> 第三百零二章 来年家喻户晓
文字设置

桃源兵王 第三百零二章 来年家喻户晓

推荐阅读:

    “七个月?”张大虎双眼收缩,稍微皱眉问道:“你家父母是经商的?”

    “自小父母双亡,被老村长抚养,村内百家饭长大。”唐龙平静道。内心里也没什么波澜!

    “你身价千亿?家里有矿和养殖场?”张大虎到也不含蓄,当兵的人应该都是直性汉子,喜欢直来直去的吧。

    “爷爷!”张绣娥在一旁都觉得有些脸上发烫,就算想问,也要含蓄点,这是不是太那个什么啦。

    还用猜想吗,指定是张娇娇背后把唐龙跟她说的话,又添油加醋讲出去了,连张大虎都知道了,哪怕是整个老张家人,就没有不知的了吧。

    “没有!”唐龙摇头。

    张娇娇心里兴奋坏了,眼看着张绣娥男朋友要出丑,到自己要补刀的时候,怎么可能忍着。

    “你刚才不跟我说,家里有矿产,还有什么水产养殖厂,身价数百亿的嘛,怎么现在又没有啦!”

    唐龙抬头看着她,突然咧嘴一笑,道:“你说的是这个啊,嗨,这个我到是没有瞎说,只是理解的有些偏差。”

    转头看着张大虎道:“爷爷,实不相瞒,从我退役后,就接手了村长的工作。”

    稍微停顿,朝张绣娥看了眼,回过头来,又若无其事的说:“对了,绣娥现在是村里的支书,全村大大小小的事情,基本上也都由她过问管理着。”

    张娇娇从旁插嘴道:“没人问你村里不村里的事情,我们不感兴趣,你先说矿和养殖场是什么意思,你到底有没有几百亿身价?”

    “就算没有几百亿,应该也差不多吧!”唐龙笑着道。

    “继续说!”张大虎眯着眼睛,脸上到看不出喜怒来。

    唐龙道:“是这样的,以前我们县城,是省级贫困县,确实非常穷,但是前段时间,市场上兴起了一阵玉石风潮,而我们桃源县恰好又是桃源玉的原产地……”

    “说重点!”张娇娇打断唐龙,撅着小嘴不满道,她才懒得听唐龙说这些废话,她就想当着张大虎的面,揭穿唐龙的谎言。

    唐龙耸了耸肩,笑着说:“重点就是,我们鱼头村投资桃源玉,从中赚到了不少,我自己虽然没有矿场,但是村里有几座桃源玉原石矿,现在价值百亿左右。

    除此之外,鱼头村刚重修村长,自建了酒店,等过年开春,会大力发展旅游业。不出意外的,每年的产值,应该最少可以给村里提供十亿的收入!

    至于养殖场,村里也在搞,明年收益应该也不错。”

    唐龙简单介绍了下鱼头村的概况,说简单,也简单,说复杂那还真挺复杂的,有形资产,无形资产的,反正‘鱼头村‘三个字,还是挺值钱的。

    张娇娇瞪着眼睛,质问:“我们怎么才能相信你说的话是真的?”

    唐龙笑着道:“这些东西,稍微一查就能知道真假,撒谎很容易被揭穿的。”

    “哼!”

    张娇娇皱眉道:“就算你们那个村子挺有钱的,但这些钱,好像跟你也没什么关系吧?”

    唐龙点头:“对,村里的钱,确实是村里的钱,但是鱼头村对于我来说,就是家,你问我家里有没有矿没,我只能回答有。”

    稍微停顿,又继续笑着道:“虽然鱼头村的钱,不完全属于我,可村集体成立的‘鱼头村公司’,我是有股份的,不但我有股份,张绣娥作为村支书,主导‘鱼头村公司’成立,并自愿留在鱼头村管理层十年,以此为代价,换到了不少股份!”

    张绣娥还有股份?

    张娇娇暗骂了声狗屎运,撇嘴,有些不屑的说:“你们有多少股份?百分之一,还是千分之一?”

    唐龙笑着道:“我和张绣娥占有‘鱼头村公司’百分之三十的股份,每人百分之十五,剩下的百分之七十,归鱼头村村集体所有!”

    “百分之三十?”张娇娇把眼珠都给瞪圆了。

    唐龙看着张大虎,诚恳道:“爷爷,小子虽然没有什么本事,但还是在绣娥的带领下,做出一些业绩的,比如说,领着把原本年人均收入不过千元的鱼头村,到今年人均收入超过十万,

    把‘鱼头村’打造成在全市乃至全省都有一定知名度的‘旅游村’,把‘鱼头村’注册品牌,成立了鱼头村养殖公司,鱼头村旅游公司,鱼头村玉石公司,鱼头村温馨连锁酒店,鱼头村影视娱乐公司等子公司,今年虽然不一定能看出什么来,但是您别失望,明年,最多后年,我们‘鱼头村’的名字,定然要让人家喻户晓。”

    张大虎大笑:“好,好啊,没给咱丢人。不错,爷爷信你!”

    “我,我不信!”

    张娇娇咬牙,这让她怎么相信,本来张绣娥是违背家人安排,自己跑去穷山沟沟里的,现在摇身一变,到飞上枝头成了金凤凰?她怎么能飞上去呢,她也该成村姑,成家里的笑话才对!

    唐龙看着她,笑着说:“欢迎你去我们鱼头村走一走,玩一玩!”

    转头对着张大虎道:“爷爷,也真诚欢迎您去我们鱼头村住一住,别的不敢说,仅是从环境而言,全省恐怕都没有几个地方能比的上我们鱼头村!”

    这到不是大言不惭,鱼头村要山有山,要水有水,依山傍水建造的古村,酒店,风景独到,四周又没有什么污染源,空气新鲜,好山好水确实合适休闲度假。

    “我觉得你说的这些,十有**是夸大其词!”张娇娇眼珠一转,撅嘴说:“要是你真那么有钱,还能开一辆几万块钱的破皮卡车?还有你身上的打扮穿着,哪里像是个身价几十亿几百亿的人?这你叫我们怎么能相信你呀!”

    唐龙看着她,笑着说:“本身而言,你信不信都无所谓的事情,因为你无关紧要。”

    一句话真把张娇娇给刺激到了,自己怎么就无关紧要?

    “但是看在你是绣娥表妹的面子上,我还是要跟你解释一下,来的时候,本来我是想换辆好点的车,其实我在县城里开的车,就是这种皮卡,但是村里,各类越野车都有些,以前路不好,是为了给医院应急用的,现在路修好了,也准备购买一些商用轿车。

    总之,车对我们而言,只是一种代步工具。我身上的穿着,也还好,至少很干净,穿着也很舒服,有钱以后,也没必要把钱用在这种地方,因为人和人的价值观是不一样的。

    您看爷爷,一辈子峥嵘,身上什么时候穿过名牌?他老人家穿不起,还是买不起?

    都不是,而是习惯!”

    唐龙顺手拍了张大虎一记马屁,至于张娇娇这样的丫头片子,没什么挑战性。正如他所说,无赶紧要!

    张大虎活到今天,岂是普通人能忽悠的?

    “反正我就是不信,在我听来,你这些都是片面之词,狡辩和掩饰。”张娇娇冷哼道。

    唐龙笑着,也不生气:“随你怎么想吧!”

    张来顺打开车门下来,看到老伴孙彤的车子,愣了下,苦笑着说:“你不说不请假回来吗!”

    孙彤白他了眼,姑爷第一次上门自己在单位里哪还能坐得住,不回来行吗!

    两人一前一后,开门进来。

    “爸爸,你什么时候回来的?”张来顺看到沙发上坐着的张大虎,好奇的问。

    张大虎眯着眼睛笑着说:“也刚回来没一会儿!”

    “叔叔好,阿姨好!”

    唐龙急忙从沙发上站起来,跟张绣娥父母打招呼。

    张来顺笑呵呵说:“小唐来了,坐坐,到家里客气什么。你们回来怎么不提起跟我们打个招呼,早知道你们回来,我们就请假在家里准备饭菜了!午饭吃了没,叫你阿姨给你弄点吃的,先垫垫!”

    唐龙笑着说:“吃了,绣娥给我煮的面条。”

    张大虎好奇的问:“你们见过小唐?”

    张来顺笑呵呵道:“嗯,前段时间去过一次桃源县,所以跟小唐见过面!”

    “那回来怎么不说?”张大虎有些生气。

    张来顺干笑了两声,当着老子的面,他还真不敢说什么,孙彤从旁接声笑着道:“回来加班忙,就忘记说了,再说您这段时间在疗养院,不是也没怎么回来吗。”

    “小唐,快坐吧,站着干什么!”孙彤对唐龙含笑道。

    唐龙道:“来的时候,村里刚冬捕完,给家里人带回来了几条鱼,还有上次张叔不说喝的那个酒不错吗,正好酒厂经营不善,想要出手,我就给买下来了,没花多少钱,但是弄到了一批陈酿,还有些山货,干货什么的,都在车上,要不您看一下放哪儿,我去搬下来?”

    “来就来,还带什么东西!”

    孙彤嘴上这么说着,还是领着唐龙朝外面走去。孙来顺,孙娇娇等人也都追了出来。

    孙娇娇是想看看唐龙带的什么东西!

    客厅里只剩下张绣娥和张大虎两人,张大虎问:“丫头,这小家伙没吹牛吧?”

    张绣娥红着脸,轻声说:“您指的是哪方面?如果是关于鱼头村,和经济状况方面……那到是真的!”

    “小唐这人挺不错的,你要真喜欢,那就好好相处。”张大虎满意的点头。

    来到皮卡车后面,把后车厢打开,满满登登一大车,什么东西都有,光是鱼就十几条,最小的都有半米来长,除此之外野猪肉半扇,什么野鸡野鸭野兔子,山蘑菇等等若干。

    四大坛子,一坛子二十斤,这些酒可不是今年刚酿的,都是大新酒厂酒窖里的老酒,没有勾兑,完全原浆,味道绝对不是市面上那些瓶装酒可比的,简单说就是好喝不上头,并且还能让人回味无穷。

    “怎么弄这么多东西来呀!”孙彤脸上高兴,嘴上却数落着。

    像上次在鱼头村,鱼和山货的味道,他们都尝过,可不是菜市场上卖的鱼肉可比的。

    “就这,还是张绣娥怕麻烦,不让多带,再加上车子空间有限,才装了三分之一呢。”

    唐龙笑着说:“您和叔叔过年如果需要送礼,到时候我叫人开车,再给你们送两车来,冬捕从洼子里捞出来不下十万斤鱼,酒厂现在是咱家自己的,今年我叫人酿了二十万斤纯粮食酒窖了起来,供着咱家以后送人和自己喝!”

    这话到不是跟张来顺和孙彤显摆,毕竟旁边不还有个瞪着大眼睛‘监督’着的小亲戚嘛。

    “行,需要了我们就给你打电话!”孙彤高兴笑着,让唐龙把东西都搬到仓库里去。

    张娇娇站在那里,小嘴一直撇着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