欢迎光临4721小说网,如果感觉不错,请+收藏本站,谢谢支持。

去看看手机站go

http://m.4721.com.cn

文字设置

颤抖吧昏君 第178章 替

推荐阅读:

    顾娴很生气,大冬天养出螃蟹容易吗?

    又不是现代,天寒地冻的北方都能吃到螃蟹。她费劲心思,养出螃蟹可不是给李湛吃的,尤其是被李湛嘲讽。

    吃了她的螃蟹,还笑她,李湛就是在找死!

    “魏王为何将吃过螃蟹送过来?此事是不是同陛下有关?”

    “他嘲讽我只配养螃蟹,而他什么都不用做,我劳心劳力养出的螃蟹,他想吃就吃,嘲讽我低他一头,就如同能做好饭菜的厨娘。

    厨艺再好,做出山珍海味,始终都是摆脱不了下等人的身份。”

    顾娴愤恨不平,“皇上不在意魏王,这一娄螃蟹为何都赏了魏王?”

    她连隆承帝都恨上了。

    做皇后那一世,隆承帝虽然很疼她,让她过得比公主都要尊贵,还不是因为她像安阳长公主?

    那一世,她因同安阳长公主相似而得意。

    可去后世转了一圈之后,顾娴觉得做皇后那一世太蠢了,竟然做了安阳长公主的替身,隆承帝对她的好,都是因为安阳长公主,而不是她!

    今生,谁愿意去做替身谁去做,顾娴只做唯一的顾娴。

    “皇上没有赏赐给魏王,听说把所有螃蟹都给了温浪!”

    平郡王握紧拳头上青筋浮现,面容冷峻,“温浪还能被陛下找回去,陛下依旧对他宠爱信任,陛下就不怕温浪再闯下不可弥补的大祸?”

    “我听尹夫人提过,温浪从来不是个品德高尚的好人,只要能领兵出征,让他做什么都愿意,就是他把尹夫人献给……”

    “别提那些事了,外面的风向有所转变。我看不上温浪,是站在朝廷的立场上,怕他再次在疆场上溃逃,国朝再没有当年的底蕴同好机会了,武王未必再尽全力。”

    平郡王轻声说道:“我不反对你亲近尹夫人,也不反对你同她一起赚银子,不过她再提起温浪如何对不起她的话,你不可全信。”

    “父亲放心,我自然不会傻到全部相信尹夫人。”

    顾娴骄傲般扬起下颚,“有许多赚钱的买卖,我都没同尹夫人提起,这次我把螃蟹送去皇宫,献给皇上,是为了武王舅舅。皇上纵容温浪,让温暖去校场练兵,看似宠爱信任温暖,其实明眼人都知道,皇上是拿温暖做替身呢。”

    平郡王抿了一口茶,眸子微沉,叹道:“难怪皇上冷落了你,敢情找到更似安阳长公主的人,皇上对长公主此情可悯,但赝品永远成不了安阳长公主,温暖模仿得再像,温浪就算把长公主所有喜好都告诉温暖。

    她也做不成安阳长公主!温浪口口声声说忠于长公主,竟然只会怂恿陛下宁可疼爱一个赝品。

    安阳长公主听说此事,怕是很伤心难过,她在北蛮受苦,替身却能享受荣华富贵。”

    “父亲说得是,我也为安阳长公主不值,不过温暖做安阳长公主替身,以后送去北蛮代替长公主不是最适合?”

    顾娴记得,再过一年,北蛮又会派人来索要公主和亲。

    当时,她已做了太子妃,可北蛮使者点名要她去代替安阳长公主,据说安阳长公主同新大汗闹僵了,生生分去北蛮三分之一的精兵,带去了漠北。

    也正是因为安阳长公主所留下的精兵实力才造就了后来的漠北女王!

    北蛮使者不嫌弃顾娴嫁了人,说北蛮新汗最爱就是安阳长公主。

    那是一段很让顾娴生气羞辱的记忆,李湛私底下保证,不会把她送去北蛮,她相信了,可后来是武王亲自上场震慑北蛮使者,才让北蛮使者不敢再提此事。

    而信誓旦旦的李湛什么都没做过。

    可笑,她还很感激李湛的维护。

    那一世的顾娴蠢得吓人!

    “我想看看,等温暖和亲后,魏王又会如何找寻下一个皇上的宠臣做岳父!李湛野心勃勃,又志大才疏,只能依靠岳家支持。

    他同温浪走得近,除了温暖被皇上看作替身外,也有温浪逐渐被皇上重用的原因,可李湛却想不到,温浪根本不顶用,李湛只能依靠别人,现在越是卑微,以后他对待帮助过自己的功臣,也是心狠手辣。”

    “你怎会知道?”平郡王意外问道:“最近一年,娴姐儿同变了一个人似的,让我同你娘都不敢认了,以前只觉得你是个天真无邪的小姑娘,如今你……你仿佛经历过不少的事。”

    顾娴张了张嘴,喉咙似被堵住了一般,胸口又疼又闷,她想说出自己的经历,可真真是怕父母不信,只想默默守护父母,不让他们这辈子因自己再被李湛利用。

    “武王舅舅教了许多,他成熟稳重,不喜天真的女孩子。”顾娴抓住平郡王的胳膊,撒娇道:“我同武王舅舅学到许多,何况我本就不是个蠢笨的,想着帮上武王舅舅,拼命学习,追赶武王舅舅。

    父亲,我想着做武王舅舅的贤内助,而不是他的拖累。”

    平郡王皱紧的眉头慢慢松缓,手指紧紧扣着桌面,舒心笑道:“看来你是认定武王?他把我这个做父亲的活儿都做了,娴姐儿,我其实并不希望你同武王……外面的流言蜚语四起,一旦你们成亲,你所遭受的非议会更多。

    我同你娘都担心你承受不住,武王虽然还没儿女,你不至于进门就做继母,他到底比你大了一旬有余。”

    “父亲别这么说武王舅舅。”

    顾娴眼角潮湿,双眸蕴含化解不开的哀伤,“我知道您关心我,可您根本不知武王舅舅为我做了多少事?他本身很迷人,我从未嫌弃他年岁大,您让我嫁给毛头小子,还在依靠祖辈的勋贵子弟,那才是害了我!”

    “我死也不会嫁给魏王,也不去做什么太子妃!以后就算外人议论非议,我也不怕的,同武王舅舅过好日子,等到武王舅舅夺回应该得的位置,他们只会羡慕我。”

    平郡王欲言又止,最终化作一声长叹,“随你吧,我是说不过你,以后你自己不后悔就成。”

    “当然不会后悔啦,嫁不成武王舅舅,我才要后悔错过这么个好男人呢,父亲,我以后同武王舅舅一起孝顺你们,再不让您受苦了。”

    平郡王矜贵煊赫,温文尔雅。

    再不是她做皇后那一世,平郡王苦苦戍边十多年的苍老样。

    今生,她定是要父亲在京城享受荣华富贵!

    当世女子会被嫁给舅舅束缚住,会被**的流言蜚语压垮,不敢越雷池一步,顾娴可不单单是重生的,她有着现代的见识,都算上她活了好几十年,比武王都要活得久,经历也更丰富。

    说不得还是她啃武王这株嫩草呢。

    横竖,武王也不是她亲舅舅,没有血缘关系的。

    顾娴完全没有任何的**负担,不觉得嫁给老男人武王有何不好。

    武王最后结局悲惨,需要她来逆转拯救,每次看到武王凄惨孤独被人杀死,尸体都被李湛扬了,顾娴心都是疼的。

    即便胜者为王,李湛丝毫不顾及叔侄之情,不顾及武王的功绩,扬了武王,李湛太过分了。

    若是武王得胜,武王绝不会似李湛没品。

    顾娴给武王送了一封书信,说明隆承帝许是没用螃蟹,都赏给了温浪。

    “又是温浪坏了本王好事!”

    武王捏着书信,面色铁青,“这是第几次了?温浪总能帮皇兄挡灾。”

    “那就先除掉温浪!王爷,我愿意去为您诛杀此人。”

    “不用。”

    武王阻止道:“暗影,你是本王最信任之人,也会是最先配上火枪的人,等工匠按照娴姐儿的图做好火药火枪,你再去下手不迟。”

    前世,武王也有暗卫,可是暗卫却被李湛收买了,因此他被李湛派去的刺客逼入死角,刺中要害,失血而死。

    重生后,他记得很多事,唯独对死前的事记忆模糊。

    只知道自己被人围攻而死,不记得是谁捅了他致命之处。

    暗影躬身道:“属下更信任手中的宝剑。”

    “那是你们不知火枪的厉害,等有了成品,你就明白了,宝剑再强也没火枪强。”武王真真吃过武器不利的亏。

    发觉顾娴能制造出先进武器后,武王欣喜若狂,对顾娴一分喜欢上涨到七分,更愿意哄着顾娴了,如何也要把顾娴掌握在自己手中。

    “顾县主怎会对火枪火药……属下仔细查过,她没任何机会学到火药火枪,您……”

    武王抬手制止暗影继续说下去,“你不明白,有些人是天才,生而知之,顾娴就是生而知之的天才,娶到顾娴,其余人在本王眼中不过是跳梁小丑,一群可有可无的胭脂俗粉罢了。”

    “几位先生又让王爷先纳妾?”暗影冷硬的面容多了一丝笑意,“他们怕王爷憋坏了,盼着您早日生下世子继承人。”

    “本王若是赢不了,还指望儿子,一旦本王落入下风,忠于本王的人不会因为本王是否有继承人而留下,该走的人,还是会走。”

    武王淡淡说道:“本王的继承人只能从娴姐儿肚子里爬出来,李湛用话本抹黑本王,都是上不得台面的小手段,本王就是娶了外甥女,朝臣也得到场恭贺。”